悠・图书馆:从“书”的空间变成“人”的空间

http://www.wldbs.com 发布时间:2016-11-28 17:31:49 来源: 南方日报


    它是一个图书馆――在此你可以就近实现纸质图书阅览外借和电子书资源阅览的基本阅读需求。

    它更是一个在你我身边,属于你我的文化活动中心――带上老人孩子或是邀约三五好友,齐齐来到这里,不仅可以享受一段温馨的阅读时光,参加读书分享会、讲座、看电影,还可以参加定期举行的手作课,学习烘焙、花艺等实用技能。

    它是社区书房、书友会所、动感驿站。它以温馨的空间环境、多元的服务内容、丰富的文献资源、多种文化活动和一体化的总分馆管理体制,将社区图书馆打造成社区的公共文化空间。

    它是罗湖区“悠・图书馆”。

    日前,在由文化部指导,中国图书馆学会主办的“2016年最美基层图书馆和中国图书馆榜样人物风采展示”评选活动中,罗湖“悠・图书馆”从众多参评单位中脱颖而出,获得“2016年最美基层图书馆”称号,这是图书馆界层次最高、规格最高的荣誉奖项。

    深圳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也正在打造“图书馆之城”。“悠・图书馆”的创新尝试,正如评选专家所说,不仅为整个图书馆体系的体制机制创新带来非常好的示范作用;其秉承的“平等、开放、公益”的无门槛免费服务,真正地实现文化生活惠及全民。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苏妮 策划/统筹:吕冰冰

    1 实质是传统社区图书馆的转型升级

    11月27日下午两点,罗湖区北斗路新天地名居C座首层的“悠・图书馆”刚刚开门,社区的小朋友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跑进馆。

    这天,“悠・图书馆”要为小朋友放映电影《一家之鼠》。消息早早就在罗湖区图书馆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平台上发布出去了。工作人员李云英也提前一周在图书馆的小黑板上写明。三点钟,近二十个小孩闹成一团,孩子们围着她一声声催促,李云英赶紧加快了放映动作。

    “我们这个馆身处居民小区。这个小区5栋楼2000多户人家,小孩特别多。平时小孩子上学,我们馆里可以供社区里的阿叔阿姨们来翻翻杂志看看报纸,一到周六日,考虑到孩子们来得多,比较吵闹,我们就特别安排了看电影和做手工的活动,希望能够吸引他们参加。这些孩子都是楼上楼下的,我们放电影,他们自己就来了,都不需要爸爸妈妈带着的。”李云英说。

    借鉴近年来美国、新加坡等国兴起的“图书馆作为第三空间”理念,罗湖区开始打造“悠・图书馆”。2012年12月19日,新天地名居“悠・图书馆”正式开馆,这不仅是罗湖区首家,也是国内首家。

    2013年,楼尚文化创意产业园“悠・图书馆”、东湖中学“悠・图书馆”、笋岗工艺城“悠・图书馆”相继开馆;近期又增加了桂园街道和黄贝街道两处开设“悠・图书馆”,同时计划将弘法寺社区图书馆纳入“悠・图书馆”。

    “悠・图书馆”是罗湖区图书馆的直属分馆。罗湖区图书馆馆长师丽梅介绍,“悠・图书馆”实际上是传统社区图书馆的转型升级。

    她说,在全媒体、信息化、数字化、多时空的时代,社会及读者的需求日益多样化、个性化,给社区图书馆的服务与发展提出新的要求。在区图书馆的调研中,基层图书馆的问题较多。“藏书旧、更新慢、阅读内容和多元化提供不够;经费不到位,保障机制跟不上;人员服务水平达不到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尝试从空间、资源、管理水平等方面进行升级转型。”

    升级转型从空间改造开始。在营建和设计上,“悠・图书馆”要突出“成为居民文化休闲与邻里交往兼具交流的平台”的主题。结合不同人群和地理位置,每一家“悠・图书馆”都有不同的功能设计和视觉布置。师丽梅觉得,要把图书馆从“书”的空间转变为“人”的空间,把传统的社区图书馆变成一个社区居民愿意去的、温馨典雅的文化中心。

    “悠・图书馆之“悠”包含三层含义。”第一层是“悠然”,即通过社区图书馆传递一种悠然、悠闲、慢下来享受幸福的图书馆生活方式。第二层“优质”,即提供最优的服务、氛围和资源。第三层结合英文释义为“You”,即“你的图书馆”。这是指它是真正属于社区,属于社区居民自己的图书馆,亦是社区居民想象中,有自己参与的图书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第三空间。

    师丽梅介绍,与传统图书馆相比,“悠・图书馆”更加注重社区图书馆作为社区中心的功能,强调图书馆的文化休闲功能和公共空间功能,相比传统的社区图书馆,“悠・图书馆”还拥有“悠空间”“悠资源”和“悠活动”。

    2“公共文化设施跟我有关系了”

    信息爆炸的时代,阅读内容丰富,人们的阅读口味多样化,服务于社区的“悠・图书馆”如何做到为读者提供最适合最贴切的阅读服务?

    按照深圳市文体旅游局下发的《关于印发〈深圳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体系建设指导意见〉的通知》的要求,总分馆制的管理模式下的“悠・图书馆”由总馆(区图书馆)统筹人力资源、文献资源、技术资源、经费资源、活动资源等,进行一体化管理、运行与开放服务。

    师丽梅认为,要以读者的需求为真正出发点去提供服务。“悠・图书馆”在空间资源和服务方面都是跟总部同步。而针对不同“悠・图书馆”的读者,工作人员提供的服务也各不相同。“比如在新天地‘悠・图书馆’,居民中香港人比较多,我们要特别多订一些港台的报刊,因为总有一些老年人要看;像楼尚和笋岗工艺城,我们就会多一些设计、艺术、时尚类的书籍;而在东湖中学,我们会多一些文学经典,还有教育类和课外辅导类的书籍。希望在保证图书馆管理与服务的专业化、规范化和标准化的同时,实现资源共享和服务的最大效益化。”

    在活动方面,“悠・图书馆”每个月会跟对不同空间的特点统筹策划实施有针对性的活动。师丽梅介绍:“比如新天地名居‘悠・图书馆’,我们会有经典阅读分享、手工烘焙、品茶、插花等活动;笋岗工艺城和楼尚,基本上是互动体验式为主,我们会展示做书签、绘本书、布袋的过程,然后请读者跟我们互动等等”

    在所有的“悠・图书馆”中,东湖中学图书馆比较特别。这是一个开设在学校里的图书馆,主要服务学校和周边住宅小区。工作人员温高祥介绍:“我们的特点是小而优。入驻之前,我们就对读者进行了调研。馆里的书籍主要是以文学作品和经典读物为主,同时兼具家庭、亲子和教育方面。平时上课期间,主要是中小学生来借阅,他们大多数时间会在图书馆里看,我们的开馆时间正好覆盖了他们放学的时间段,学生们下课和放学后也会三五成群的到这儿来看书、做作业。只要不大声说话影响到别人,小声讨论是可以的。孩子们也很喜欢来我们这看书,他们借阅流通也很快。”

    采访中,一名初三的女同学告诉记者,虽然自己目前为中考准备,没有太多时间去读书,但还是很喜欢到这里写作业。

    在工作日针对学生开放之余,东湖中学“悠・图书馆”在周六日也针对周边的家长和居民开放。“学校有专门的身份证刷卡机,周边居民带着身份证就可以进学校看书,对他们来讲还是挺方便的。我们调研发现学校周边的人群基础比较好,文化修养较高。借阅书籍中,文学类、家庭亲子教育类书籍很受欢迎。

    家住附近小区的杜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周末有空就会去馆里看看书。“以前觉得社区图书馆都是破旧跟不上潮流的老书,现在发现不一样了,感觉政府的公共文化设施跟自己有关系了。”

    除了借阅图书馆,东湖中学“悠・图书馆”也会组织讲座和做手工等活动,还跟学校一起互动,配合学校做很多活动。温高祥介绍,该馆与学校图书馆相邻,但因为有着更丰富的多媒体、电脑、电子阅读器等硬件资源,同时空间场地多变,适应性强,能够举办多种活动。“学校和家庭配合非常好,我们也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

    3 成为社区文化活动中心

    从2012年第一家“悠・图书馆”开馆至今,“悠・图书馆”不断升级完善,成为深受片区居民认可的文化活动中心。

    “‘悠・图书馆’是我们的一次尝试。现在来看,社区和街道的读者会更多一些,比如新天地名居,100平方米的场地一年有56000人次进馆。目前,笋岗馆人数可能相对少一些,但从公共文化服务的角度来讲,触角延伸到那里,也是有必要的。” 师丽梅说,以后也会将罗湖所有的街道和社区的图书馆都升级成“悠・图书馆”。

    数据显示,2015年4个“悠・图书馆”图书总外借量为1.5万册次;进馆人次为 16.51万;电子阅览人次为2.27万;办理有效读者证1993张;举办了读者活动 161场次,参加活动达7800人次。读书会、故事会,还有烘焙课堂、评书表演、民乐欣赏、手工教室等等,这些投入小、润物无声的小型社区活动备受社区居民的欢迎,“悠・图书馆”真正成为了社区居民的文化中心。

    “悠・图书馆”也极大地带动了居民成为推动阅读和文化活动的志愿者。东湖中学的学生家长宋一德就组织了一个“湖畔读书会”定期开展活动。

    “‘悠・图书馆’每天下午开放,我们也希望多点利用这么好的场地。”宋一德说,自己是家委会会长,家委会希望“一动一静”配合学校工作,“动”的部分每周末的亲子跑团可以实现,“静”的部分就是要做一个读书会。在湖畔读书会,30多位成员互相分享阅读的心得和收获,还会请一些心理学教育学专家进行讲座。“我们的讲座内容包括家庭里的情绪管理、青少年的性与爱等,总的来说还是讲家庭亲子教育之类,接下来我们也会把孩子们融入进来,一起阅读和活动。”

    “悠・图书馆”贴近社群的服务还多次受到相关部门表彰,包括2013出版界图书馆界全民阅读年会“全民阅读优秀案例”一等奖等表彰,以及此次图书馆界层次最高、规格最高的荣誉奖项“2016年最美基层图书馆”称号。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馆长刘洪辉对参观悠・图书馆时的记忆深刻。“‘悠・图书馆’的空间布局非常灵活和巧妙,比如在东湖中学的那个馆,只是一个小小的阅览室,但动一下桌台就可以变成小课堂,可供做手工等等,这一个细节已经可以看得出用心。”

    刘洪辉认为,“悠・图书馆”非常贴近社区,贴近所处环境的民众需求。“融入社区、服务社区”做得非常好。图书馆的空间设置也比较休闲随性,考虑到老人和小孩读者以及学生等定向需求;而在文献方面,悠・图书馆的书刊注重对阅读对象的需求;最值得一提的是,馆里的志愿者服务非常好。“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并不多,而且也不可能只靠馆员能够做那么多事情。但是这个馆发动了整个社区的人来做志愿者。社群之间彼此服务,共享,我们现在都在讲基层民主、社区自治,我想以后“悠・图书馆”除了成为一个文化中心之外,还可以往这个方向转变。”

网友热评
郑重声明: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网络导报》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对文章中所引用的一些数据、图片来源,我们不保证其是否有针对或攻击性,如果您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统计